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贱的可以

贱的可以 高中时因为在台北就学,我便寄住在干妈家,我睡觉时不习惯穿着胸罩,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,有一次周末我睡午觉睡的正沉时,忽然被门铃声惊醒我从床上跳起,也忘了只穿着卫生衣和内裤,便冲去客厅拿起对讲机,一问之下才知他找错门了,我挂上了对讲机转身,便看见干妈的儿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间门口..

魔教母子情

魔教母子情 第一章  两仞悬崖,耸立百丈多高,于云天之际仿似连接起来,只余一线微光,照射在峡底宽仅丈余的狭窄通道上。正是名震江湖的“逍遥轩”所在地—云龙山烟渺峰中号称“天下险”的一线天。  逍遥轩是当今江湖十三正派之一,以“天禹七剑”称雄江湖以两百于年。派里人数不多,男女都有,但武学精深,深不可..

强奸女记者

强奸女记者   “不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”  “小美人,给我安静点儿。”  “不要…啊…唔……”  这是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,此时,却从其中的一辆黑色的房车上不断传来动静。  “嘿嘿,做了这么久的同学想不到你的身体还蛮不错哦!”车里的我使劲掰开面前被强制趴在座位上的女记者的修长双腿,低头凑近仔细..